大英博物馆

  你可以熟读世界文明的历史,也足以对这些历史一无所知;你可以在启程前就对收藏的艺术品如数家珍,也得以轻装上阵不作丝毫备选;你可以像我一样用丰裕多的时光去寻觅国宝背后的故事,也得以独自在路途中为它留出一个时辰;你还是可以够把它看成一站购物地,为小伙伴们带回独属于这里的伴手礼。无论你是何人,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的大门总为您敞开,而你总能在这里找到您想见见的社会风气,并且可以骄傲地说:“我集邮!”

大英博物馆一角

  坐落于伦敦市核心的大英博物馆创制于1753年,此后几经扩建与调整,逐步改为现在范围最大、藏品最多的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博物馆现有超越800万件藏品,每年接待游客超过600万人。由于展厅面积有限,大部分藏品不可能公开展览。在已公开展出的藏品中,有多少件是和邮政文化有关的。比如,英国皇家邮政发行的一套6枚《记忆大英博物馆建立250周年》邮票、希腊邮政发行的《命局三女神》邮票、马尔代夫邮政和保加罗萨利奥邮政先后发行的《丢勒的犀牛》邮票、《罗塞塔石碑》木质明信片等。另外,我还将大英博物馆公函封制作成了手绘封,用大不列颠及英格兰联合王国皇家邮政的“制签机”制作出的邮资机标签作为邮票。

图片 1

  2003年十二月7日,英国皇家邮政发行了一套6枚《记忆大英博物馆建立250周年》邮票,同日发行首日封一枚,首日封左边配图及回忆邮戳采纳的美术来自于大英博物馆的中庭——伊Lisa白(伊Lisa白(Elizabeth))二世大展苑。

图片 2

  1823年,Robert(Bert)·斯默克爵士设计了大英博物馆的主心骨部分。当时的参观者每年至多然则10万人,而到了20世纪末,参观者超越了600万人,致使博物馆内变得水泄不通。为了化解博物馆入口拥堵问题,英帝国千禧委员会和文化遗产彩票基金会纷纷拨款,社会公司、个人也不吝馈赠,在博物馆核心创造起了连年各类展厅的公物区域,从而顺利解决了这一个题目。

图片 3

  2000年二月,为了迎接千禧年的赶来,大展苑正式开放,英帝国女王伊Lisa白(Elizabeth)二世为其揭幕。它最特其它地点在于其网状穹顶,接纳玻璃和钢材制成,气势恢宏,好似一座“水晶宫”。厅内巨大的空中使得大展苑成为伦敦(London)第一个室内都市广场,有教育中央和圣斯伯里欧洲展览馆,有一圈记忆品商店,还有休息区和餐厅,博物馆收藏品中几座引人注目的摄影也在此罗列。

图片 4

  寻着《记念大英博物馆建立250周年》邮票的端倪,我神速找到了盎格鲁-撒克逊头盔。它是公元7世纪初期的铁质头盔,在萨顿胡的一座沉船墓葬中被人意识。头盔发掘出土时已经破败,经过再一次修复,头冠、面罩才复苏了原来的相貌。即便头盔上的镀层和装修已有些脱落,但当场的威仪仍不明可见。同时代的帽子全世界仅存4个,这是时刻最早、保存最完全的一个。这样的帽子在瑞典王国东部也意识过,这表达这时在这多少个地方具备相似的知识。盎格鲁-撒克逊头盔如此罕见,也阐明唯有地位显赫的美貌配拥有它。

图片 5

  只要走到大英博物馆第24号展厅,第一眼就会看出复活节岛的巨石雕像,它也是《回忆大英博物馆确立250周年》邮票之一。公元1722年的复活节,非洲船员们抵达了南北冰洋中央的拉帕努伊岛(后被称为复活节岛)。1868年,大不列颠及苏格兰联合王国皇家空军托帕兹号抵达复活节岛,岛上的领袖将那尊最小的何瓦·何卡纳奈阿神像送给了船员,它被一队岛民送上船,载到英帝国,作为礼物献给了维Dolly亚(维多利(Dolly)亚)女王。1869年,它到来了伦敦(London),出现在大英博物馆,成为最受关注和友爱的一件文物。复活节岛上的巨石雕像也是智利的一张极具特点的价签,智利邮政就发行过不止几遍相关邮票,其他南大西洋海岛江山也曾发行过有关邮票,以示喜爱与关怀。

图片 6

  1984年十一月15日,希腊邮政发行《雅典卫城帕台农神庙马呼和浩特石像》一套5枚回忆邮票,其中第3枚记念邮票所出示的素描称为命局三女神,它是社会风气文化遗产雅典卫城帕台农神庙东面立柱顶部山墙上的壁画。

图片 7

  命局三女神的版画原件唯有一件,它承受有序,现存于大英博物馆第18号展厅内,相传是古希腊壁画大师菲狄亚斯的创作,创作时间是公元前447~438年。一般情况下,这个古希腊大神都会挺拔地站在地上,但这组水墨画是雕刻在殿檐下,空间有限,所以这多少个大神必须展现出不等同的神态。有些人身躺倒后居然违背解剖学原理,但倘使看上去美,其他的并不重大。

  在大英博物馆里,还有一件国人并不生疏的文物。前年十月,德国艺术家兼雕刻家阿尔布雷(布雷)·丢勒的水墨画《丢勒的犀牛》亮相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召开的《大英博物馆100件文物中的世界史》专题展览上。在并未素描技术的时期,具象描绘一个东西的最好法子是画画。当时,阿尔布雷(Bray)·丢勒并从未寓目过犀牛,只是遵照一位不著名的绘画者的一幅失真的水墨画完成了这幅小说。以讹传讹的结果丝毫尚未影响大师的作品效果,当年的各类动物志和博物志图书还都争先使用这幅《丢勒的犀牛》做插图,人们并不太在意小说形象真实与否,他们关注的是:这是大美学家的小说。基于那么些古怪的回味过程,大英博物馆收购了那幅摄影。1973年和1979年,马尔代夫邮政和保加热那亚邮政先后为这幅壁画发行了邮票,时间经历40年,人们对这幅摄影的热情洋溢没有丝毫缩短。

  无论是盎格鲁-撒克逊头盔、命局三女神摄影,仍旧复活节岛的巨石雕像,都是大英博物馆中耀眼的“明星”。当博物馆里的思想意识文化碰着邮政文化,碰撞出的尘埃落定是独一无二的一代印记。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